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用戶名: 密碼: 注冊帳號 忘記密碼?
您當前位置:首頁 > 企業資訊 >
浙江女首富周曉光的沒落之路
時間:2019-08-21 17:08來源:未知 作者:劉工昌 點擊: 條評論
從浙江女首富到負債500億的艱辛歷程。

2019 年 7 月 31 日, 上市公司新光圓成( S T 新光) 發布了 2019 半年報。

截止2019年6月30日,公司營業總收入106,574.74萬元,同比增長2.20%,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2,364.21萬元,上年同期是15195.14萬元,同比下降181.37%,期末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所有者權益769,499.69萬元,上年同期是78194。43萬元,比期初下降1.59%。

而ST新光業績,尤其是凈利潤全面滑坡,近乎崩潰。對此,星光圓成解釋其原因是,2019年上半年,由于受控股股東資金占用及債務違約的影響,公司流動性緊張,無法按期償還債務形成債務逾期,由此計提的逾期利息、罰息增加,財務費用上升,導致公司當期虧損。也就是說,新光集團認為其凈利虧損的原因主要是債務違約導致的利息與罰息增加。

才登上女首富寶座才一年多,竟走到破產邊緣,女首富遭遇令人側目,她為何走到今天這一步?相信是我們大家都想知道的問題,在回答這問題之前,我們先來看看她是如何穿上首富的這件錦衣的。

從赤貧到中產

關于周曉光的故事,已有很多媒體報道,關于她的人生起步,大致經歷了這樣一個階段:從擺地攤賣繡花到買攤位。

先是在上海擺地攤。高二輟學,17歲那年只身一人去上海。每天清晨她就背著裝滿繡花樣的小木箱出門,一邊擺地攤一邊躲著工商收費的人。弄了一個月,沒賺到什么錢,還成天提心吊膽的,她不打算干了,就回了家。

再是去東北賣繡花。從上?;貋砗笏艘粓龃蟛?,病床上她想清楚了,不甘心就在家這么沉淪下去,于是現在外招人學會了繡花樣技巧,然后要去遙遠的東北賣繡花,她的本金就是母親給的20元錢,為了省錢,她只能買最便宜的火車票,白天站在過道上,晚上躺在別人的椅子底下睡覺,一天吃一頓飯。電視劇《雞毛飛上天》有一個鏡頭,女主角獨自一人,扛著一個大包,趔趔趄趄的擠進火車時的情景,據說就是周曉光當時真實的情景。比電視情景更慘烈的是,在大興安嶺零下40度的冬天,一個年輕的女孩子穿著單薄的衣服,挑著100多斤的行李挨家挨戶去做生意。

那趟短暫而艱難的東北行,讓周曉光賺到了380元。在當時的中國,這也算很多家庭一年勞作后的收入了。周曉光贏得了父母的贊許,更讓自己堅定了信心。

隨后她用了差不多7年時間,硬是跑遍了大半個中國,讓她對對自己所從事的飾品市場在全國各地的分布情況非常了解。

再就是結婚買攤位做生意1985年,周曉光嫁給了同樣做繡花樣的虞云新。第二年,他們在義烏第一代小商品市場里買下一個攤位,賣飾品。夫妻倆一個人到廣東進貨,一個人在義烏擺攤賣貨。后來他們在義烏最好的小區買了房子,隨之在市中心買下門店開店鋪。

從這時開始,她走南闖北的經歷立刻開始顯示出優勢。那時候,很少有人有像她一樣的經歷。“我做了7年的行商,我跑遍了大半個中國,其他人誰有這個優勢?只有我有!”

和義烏小商品市場里的其他人相比,周曉光要明顯更了解全國各地的人文文化、性格和市場,在做生意上也就擁有了更大的優勢。這種優勢一直保持到現在,她認為自己之所以能在事業發展的過程中抓住幾次機會,就是因為她貼近市場,所以了解市場,從而能更好地滿足市場。(《周曉光:曾經的苦難讓我無所畏懼》中國企業家)

這段歷史后人寫下來很輕松,但只有親歷者才能體會當初的苦痛。2018年9月22日新光集團公眾號轉發了周曉光做客訪談節目的文章,她回憶了40年創業路。當被問及“當年的磨煉和苦難”時,她講了一段意味深長的話:

我覺得現在也是一樣,想想那個時候是一無所有,我覺得我現在哪怕是是什么也沒有,從頭再來,我還是能夠重新站起來,我對自己有信心。所以不管怎么樣,面臨什么樣的困難和挑戰,我都會去面對。

以實力贏得尊重

1995 年,周曉光拿出積攢的 700 萬元辦起了飾品加工廠,并從夫妻倆的名字中各取一字,命名為新光飾品有限公司。后來規模越來越大,到 1998 年,新光飾品以連續翻番的速度發展,一舉成為國內飾品行業的龍頭企業。有報道稱,當時新光公司每天會開發出百余款新產品,產品一投入市場,就有企業跟風仿造,新光飾品成了名符其實的“王中王”。

她是中國最早在海外布局的飾品企業,產品結合當地的文化、民俗以及受眾需求,她的企業總能拿出最亮眼的設計和最高性價比的產品,在當地引起風潮。

2000年5月,在香港會展中心舉行的國際珠寶飾品展上,新光飾品的產品吸引了50多個國家的70多家客戶,據說有些客戶在展會上看后不能下訂單,只能特地前往義烏去面談。

此時的周曉光希望把自己的新光打造成像施華洛世奇那樣的品牌,施華洛世奇為全球首屈一指的精確切割仿水晶制造商,為時尚服飾、首飾、燈飾、建筑及室內設計提供仿水晶元素,自20世紀初,施華洛世奇的水晶石已經在世界各地被認定為優質、璀璨奪目和高度精確的化身。新光要達到人家的高度,其難度可想而知。

在新光做大不久,周曉光就想去施華洛世奇參觀學習,對這樣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縣鎮小廠,人家當然是不會理睬的。經過努力,新光慢慢打開了自己的知名度,尤其是經過香港會展,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不久她接到了施華洛世奇水晶奧地利總部的邀請,享受到了最高的禮遇:乘坐著施華洛世奇公司派出的專機,由亞太區經理全程陪同,施華洛世奇的掌門人親自接見。2001年與全球飾品巨頭施華洛世奇合作,得以成功進入國際市場,周曉光由此成為“飾品女王”。(浙江女首富周曉光40年創業路:胡潤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第26名2018-09-29 來源:環球人物雜志)

盲目多元化埋下禍根

小時候,周曉光常跟著媽媽一起到鄰村“雞毛換糖”,做一些小生意。她說“有計劃不盲目,看準機會勇敢上”,多年后面對媒體的采訪,她說那是小時母親教給她的“商業之道”??墒?,當她真正做大之后,似乎卻忘了母親的這則忠訓。

成為“飾品女王”后的周曉光大概是不滿足于飾品行業來錢太慢,為了來錢快,從2004年起,新光確立了公司由單一飾品經營轉向多元化經營的思路。

多元化的標志就是進入重資產領域的房地產,成立新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收購浙江萬廈,正式跨界房地產。新光集團先后打造了地標性建筑義烏世貿中心、義烏香格里拉大酒店、千島湖皇冠假日酒店、東陽新光天地等知名項目。

再后來周曉光又跨界進入金融等領域。之后的十年,周曉光更是一發不可收,而到了2016年4月,新光集團通過借殼方圓支承,實現房地產板塊上市。

圖片來源:2017年新光圓成年報

在新光集團的巔峰時刻,集團涉及了飾品、高端制造、房地產、金融、互聯網等多個領域,擁有1家上市公司、參股2家上市公司,擁有近百家全資子公司及控股、參股公司,集團發展成一家集實業、地產、投資、商貿等多元業務于一體的民營企業集團,旗下擁有21家全資子公司及控股公司,近百家參股公司,總資產達800多億元。

然而,在周曉光和新光集團一路狂奔的背后,攤子越鋪越大,對外部融資的依賴也越大,尤其是重資產的房地產與金融,對資金流轉的要求越來越高,以新光那么點存底,根本無法應對,只能高杠桿、高負債來完成擴張。

從2011年開始,發行債券成了周曉光的應對流動性的主要手段。截至2018年8月,新光集團已陸續發行了12支債券,發行總金額超過170億元。其中2016年,6支債券接連發行,總額達90億元。

新光集團未來償債現金流表來源:wind

鋅財經注意到,“11新光債”是新光集團唯一一只用來建設房地產項目的債券。在“11新光債”之后,其他債券的發債用途都變成了為了“償還銀行及其他金融機構貸款、補充流動資金”。

這是個多么可悲的事。人們都說,房地產是高負債行業,今天行業排頭兵的恒大碧桂園都是如此,但負的債必須要搞實業,從房地產業來說,借的錢必須要造房子呀。而新光借的錢竟然是為了還債。這和傳銷有什么區別。

2018年,公司已經負債累累,可新光集團依然發行了7.1億元規模的短期融資券“18新光CP001”,用于償還“17新光CP001”本息。

當時聯合評級已將新光控股的債券信用等級由“AA+”降至“CC”,并將評級展望由“穩定”調至“負面”,原因則是“公司目前資金非常緊張,到期兌付存在極大的不確定性。”

11新光債評級歷史來源:wind

女首富的暴雷時刻

從2018年年中開始,關于浙江女首富的一些消息就開始在網上熱傳。當時新光集團發行總額20億元,票面利率6.5%的債券“15新光01”(135319.SH)本預計于2018年9月22日進行回售。到了9月25日,新光集團本應該支付回售金額17.40億元,第三個付息年度利息1.3億元,可是當天,公司并沒能將債券回售資金劃至指定銀行賬戶。

同一天,發行金額為10億元的短期融資券“17新光控股CP001”也將到期,但上清所僅收到部分本金及全額利息資金。構成實質性違約。

根據債券受托管理人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的統計,截至2019年3月22日,新光集團及合并范圍內子公司未能清償的金融機構債務余額已經超過122億元;未能清償到期債券的余額為103.1億元。

從賬面上看,新光集團共計有約225億的巨額債務等著償還卻無力償還,但實際情況比這更糟。據鋅財經了解,當時新光集團尚有337.64億元的有息負債,有七成凈資產已被質押,注冊資本10億元的子公司已發不出工資。于是,這位光環等身的全國人大代表卻被法院列為了“老賴”。同時,新光集團還面臨著多起訴訟和仲裁案件。

2018年10月24日,新光集團公告顯示,新光集團及股東虞云新所持有的全部新光圓成股份被司法凍結,合計占新光圓成總股本的68.9%。

這份公告還披露,虞云新已累計質押新光圓成1.26億股,占其持有股份總數的99.98%。而新光集團的質押率也高達98.30%,累計質押11.15億股。

如果按照停牌前新光圓成的收盤價14.76元/股算,上述股份的市值達183.17億元。

如此高的質押率,說明新光集團已經幾乎沒有股權可以質押,而如果這些股份被司法處置,意味著新光圓成不得不變更實控人。

隨著上市公司被抵押,新光集團旗下一級子公司浙江新光飾品股份有限公司等均出現不同程度的股權質押。

目前,新光集團所持有的上市公司ST新光股份已經全部被法院輪候凍結。ST新光的很多房產也被查封。

新光集團債務暴雷之前一個月,ST新光還準備收購港股的風力發電傳動設備的供應商中國傳動部分股權,這筆收購至少需要83億元??僧敃r,ST新光賬面上的貨幣資金只有2.14億元。為了解決收購資金,ST新光選擇向控股股東新光集團借款50億元。當時,周曉光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對新光圓成的50億元借款會如期借,到期的債券等資金都會按期償還。”(誰摧毀了浙江女首富?從800億資產到225億債務危機新浪財經APP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新光圓成的破產之路

2019年4月3日,新光圓成就發布公告稱:

公司控股股東新光集團2018年9月發生債務危機以來,新光集團及其實際控制人雖竭力制定相關方案、通過多種途徑化解債務風險,但仍不能徹底擺脫流動性危機。

因此,新光集團及其下屬3家子公司于2019年4月3日向金華中院申請重整。

隨后深交所查實,2018年5月,新光集團累計占用ST新光及其全資子公司浙江萬廈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資金14.35億元,占ST新光2017年末經審計凈資產的17.87%,其中,7.6億元為萬廈房產假借預付股權收購款的名義向南國紅豆控股有限公司(第三方,以下簡稱“南國紅豆”)劃轉資金,南國紅再將資金劃轉至新光集團;6.75億元為在未獲得4家債權人同意的條件下,ST新光及萬廈房產借債務轉移的方式向新光集團提供資金。截至4月22日,新光集團占用ST新光13.9億元尚未歸還。

據此,深交所決定:

一、對新光圓成股份有限公司給予公開譴責的處分。

二、對新光圓成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東新光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給予公開譴責的處分。

三、對新光圓成股份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之一、董事長周曉光,實際控制人之一、董事兼總經理虞云新,財務總監胡華龍,監事、全資子公司浙江萬廈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董事兼財務總監張云先給予公開譴責的處分。

面對深交所的處罰,4月23日晚間,ST新光公告表示,公司于2019年4月22日收到深圳證券交易所下發的《關于對新光圓成股份有限公司及相關當事人給予紀律處分的決定》,根據相關規定,公司將采取網絡遠程方式召開公開致歉會,時間是4月26日上午10點至11點。

新光集團對大家可能不是很熟悉,但如果說到浙江女首富周曉光,大家一定會明白許多。2017年央視有一部熱播電視劇《雞毛飛上天》,據說女主角駱玉珠的原型就是根據她的故事寫來的。也就是在那一年,她夫妻兩人以330億元的身家排名胡潤百富榜第65位;2018年3月,周曉光在“胡潤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上排第26名,成為名副其實的浙江女首富。

誰也沒想到,僅僅過去了一年,竟然走上了破產重組的道路。

為什么會有債務違約?

那么為什么會出現這么多的債務違約呢?

新光集團表示:“受宏觀降杠桿、銀行信貸收縮、民營企業融資困難等多重因素影響,我司流動性出現了問題。”

也就是說,新光集團認為,主要原因是受當下經濟環境的而影響,銀行為去風險,對房地產信貸尤其是房地產信貸的收緊,在銀行貸不到后只好進行杠桿率更高的民間借貸,導致還款壓力越來越大。

的確,銀行對民企尤其是房地產行業銀根的抽緊是導致目前新光債務違約的直接因素,對主要營收依靠房產板塊的新光集團來說,這種影響從某種程度上講,是致命的。

2011年,房地產遭遇寒冬。這一年,央行總共3次加息,6次上調存款準備金率,信貸日益緊縮,房地產行業運行整體放緩。但新光集團手上的地產項目“嶺后塘塢口五星級賓館(一期、二期)和義烏世貿中心酒店”卻在“等著米來下鍋”,“11新光債”由此而生。

這是新光集團發行的第一只債券,也是此次債務危機的開端。

關于新光集團的業務構成,據已公開的集團旗下營收主力上市公司新光圓成2018半年度報告,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10.43億元,公司房地產業務結轉銷售收入7.53億元,經營性現金流1.6億。

并稱,“自2016年下半年以來,中央和各級地方政府逐步加大了對房地產行業的調控力度,陸續出臺遏制房價快速上漲的政策和措施,對房地產行業發展產生了重大影響。2018年,房地產調控依然保持強勢,且去庫存、去杠桿壓力繼續增加。為此,公司積極應對,各主要地產項目開發建設和銷售按計劃進行。”

而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新光集團財務如此緊張之際,卻有三個在建或新開工項目,項目預計總投資額35.93億,目前已投資總額26.68億。在項目不做任何變更的情況下,后續還需投入資金9.25億。(新光集團流動性危機待解浙江女首富周曉光能否續寫《雞毛飛上天》?雪山財經)

應該說,新光集團說的這理由是客觀存在的,但為什么那么多的房產企業,像萬科、恒大、碧桂園等,他們都是民企,都是以房地產業為主,而且做得比新光大得多,為什么人家經營的好好的,你卻不行了呢?

根本的問題還在于,公司過度的投資行為。

新光集團是靠做飾品業務起家,但發展到后期公司的經營投資范圍涉及制造、地產、金融、互聯網等多個領域。據公開信息,新光集團旗下主要有六個產業群,而且各個產業群盤子都相當大。

但涉獵范圍之廣,對于企業來講不全然都是好處,就如新光集團的瘋狂擴張卻適得其反,因為其背后是債務的急劇膨脹。加上其自身主業發展并不順利,而盈利能力越低,經營性現金流便越差,債務化解能力也會越差。碰上復雜的宏觀環境,昔日瘋狂擴張的“反作用力”暴露無疑。

應該說,因中國飾品行業長期以代工為主,利潤率本來就不高,而隨著人口紅利消失,帶來的勞動力成本的飛速上升,使得這些行業利潤卻已薄如刀刃。再加上國外飾品巨頭的紛紛融入,新光飾品的確已很難賺到什么錢。周曉光轉型做地產、金融,也屬無奈之舉。

但新光從飾品行當的珠寶廠商起家,最終做到今天這個涉及制造、地產、金融等眾多領域的上市公司,瘋狂的擴張固然帶來了資本的快速增值,但同時也使公司被眾多的業務所拖累。其主要依托的兩個業務地產和金融,是目前去桿杠化宏觀調控的重點,監管趨嚴直接遏制了新光在地產、金融的發展的所需要的巨額的資金支持,而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地產與金融上上的新光,其主業飾品制造已日漸衰微,根本無法在金融地產吃緊的時候起到對母公司的支撐作用,顧此失彼的發展戰略自然帶來流動性的趨緊。

新湖財富助理總裁郭劍郭劍告訴鋅財經,一般民企的發展比較快,債務比例比較高,在經濟上行期,這個問題還不突出,但是一旦經濟開始走平,問題就出來了。此外,在快速擴張的時候,片面地用債務工具去擴張,也會出現大問題。

“以前在寬信用放杠桿背景下企業償還債券的資金也大多來自新借貸,業內所說的‘以新還舊’。但在金融去杠桿,嚴防范的背景下金融機構資金流向民營企業難度增加,最先出現問題的也是那些對外投資大,多數項目短時間內無法實現現金流覆蓋、高杠桿運作的企業,以及跨界多主業經營的企業。”滬上某私募機構信評人士對21世紀經濟表示。

看到這里,有人說萬科的確做別的業務不多,但恒大與碧桂園不也搞了些其他的業務嗎?是的,碧桂園弄了機器人,還有健康產業,恒大以前則弄了礦泉水、金融等,現在主要是造車,新能源車。這里我們一定要注意,人家進入這些產業的時機。都是在其銷售或凈利已足夠大,幾乎居于國內同行數一數二的時候,而一旦發現不行,像恒大的冰泉,說賣就賣,也就是說,人家有足夠的體量與資本能夠承受由此帶來的震蕩與風險,而這恰是新光所不具備的,也是最關鍵的。

要說的是,新光走到這一步,與企業家族式管理也是分不開的。

新光集團,是一種家族控制主導型治理模式,家族在公司治理中起著主導作用。照道理說,公司所有權主要由家族控制,且主要經營管理權又掌握在家族成員手中,企業決策和運作中就應該極力與現代企業制度相匹配,以避免“家族化管理”弊端,補好公司財務、營運等缺乏監督的弱項短板。

但新光集團在這方面做的極差。在整個集團資金流緊張時,我們看到,集團母公司包括各分公司都在違規發債、違規拆解、違規擔保,非法占用資金等做法,就等同于掏空上市公司,侵占的是社會股東利益。表面看來像是一個命運共同體,但這個共同體只能供富貴,不能共患難,因為一旦出現資金流的徹底斷裂,這些看似聯系緊密的企業其實就是多米諾骨牌,連環倒下。事實上,也正由于存在如此的治理缺陷,周曉光家族才步步陷入債務泥沼,公司治理出了問題是此中一大要害,值得警醒!

《中國經營報》采訪到當地銀行界人士,對方表示,“新光集團規模的擴大,實際是拼命加杠桿的結果。政府實際幾年前就已經多次救過包括新光集團在內的大企業,給予了不少幫助,包括義烏本地標志性建筑物——新光匯的建設等也都曾助其脫困和協調,但往往政府幫助解決過一次后,企業容易形成依賴癥。”

新光還有未來嗎

股權質押、再融資已無可能,想要清償債務,新光集團眼前只有一條“賣子求生”的路。在回復深交所的問詢函時,新光圓成表示,新光集團將“加大資產出售步伐”。

翻看《新光控股集團有限公司2018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資券募集說明書》后,鋅財經發現,截至2018年3月末,新光集團持有的所有權或使用受限的資產價值為240.1億元,主要包括對外抵押的土地、房屋等,占凈資產比例高達7成。說明可出售的資產,并不多。

而在去年年底,新光曾相繼出售浙江萬廈房產持有的建德新越置業有限公司100%股權以及南通一九一二文化產業發展有限公司100%的股權,股權轉讓款共計18.45億元。

到了今年5月份,萬廈房產擬將其與濱江集團合作開發的義烏市新光壹品46%的項目權益轉讓給濱江集團,轉讓對價為18.24億元。但知情人士表示,“新光集團早就大不如從前,這些年一直在靠賣資產讓財報好看一點,賺錢的項目很少。”

打定“加大資產出售步伐”的主意后,周曉光最近的第一個動作便是萬廈房產的義烏在建項目。

10月16日,新光圓成公告稱,其全資子公司萬廈房產已與濱江集團約定將義烏市商城大道與商博路交叉口西南側地塊的房地產在建項目轉讓給濱錦公司,轉讓價款為40.03億元,抵扣項目負債后,濱錦公司實際需支付人民幣3.29億元。

但這3億多元,對于負債超300億的新光集團來說,無異于杯水車薪。為了生存,新光也開始了自救。

比如降薪。萬廈房產旗下公司工作人員告訴鋅財經,“雖然目前受到集團債券危機的影響還不算大,但能隱約地感覺到公司在財務上的問題,比如各方面的活動經費有所減少、給供應商付款的周期變長。”

“大約在2016年,因為公司的變更,悄悄地讓所有員工重新簽訂了勞動合同,當時大家一下子沒明白是什么情況,后來發現是普降了員工的基本工資,降幅大約在40%-56%,雖然最終每月收到的薪水變化不大,但對于其余基于基本工資的各項津貼影響很大。”(從浙江女首富到欠債300億,周曉光一地雞毛的七年鋅財經發布時間:18-10-30)

種種跡象表明,新光這次似乎很難挺得過去。

我們說過,企業家是現代社會最大的生產力,一個優質的企業家是一個社會最寶貴的財富。文章的主人公周曉光女士更是如此。這位高中都未畢業的高級經濟師,全身都懸掛了傳奇。

周曉光曾擔任過十年的全國人大代表,她總共提出了600多件議案和建議,被人稱為“議案大王”,截至2011年,擔任第十、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期間,周曉光共向全國人大提交議案232份、建議198份,其中203份議案、189份建議被正式采納。

我們今天寫她,主要是作為一個企業主的她,身上凝聚著那一代人,實際上也是我們這個民族在通往現代化歷程中蹣跚邁步的真實縮影,她身上體現的從無到有,興辦企業的成功的經驗與失敗的教訓更應為我們的社會一筆最為珍視的財富,不管她的新光最后能不能挺得過去。

“只要你心中有陽光,陽光就一定會出現!”周曉光的這句話到處被引用,今天,在她的公司面臨嚴峻考驗的時刻,我們還是希望,能有一絲陽光打在這位受盡苦難的女強人身上。

我最喜歡看到的還是關于她的這段描述:

多年以后,身為新光控股集團董事長周曉光向本刊記者(中國企業家雜志)回憶起這段經歷時,語氣平和而淡定,不像很多成功人士那樣極力渲染當年所遭受的苦難,而是盡力去淡化這種色彩。“我們那個年代的人,就是這樣過來的。”她平靜地說。

惠州律師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加入我們 廣告服務 網站地圖

浙江企業新聞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5-2014? CodeFans.net All Rights Reserved備案號:浙ICP14004968

种植山茶油赚钱吗 龙江风采36选7开奖结果 贵州11选5大小走势图 基金配资价格 广西快乐十分包选玩法 腾讯二分彩官网开奖 南粤风采36选7走势图大星网 海南环岛自行车赛 投资理财产品 大发快三彩票投注技巧 体彩金7乐app免费下载